0

【生態旅遊】-陽明山青斑蝶標放

10444007_888884814458308_4743425796629099899_n

為了陽明山蝴蝶季特別做的蝴蝶圖板,應該是以黑端豹斑蝶作為參考圖樣,不過前後翅的大小比例似乎不太對。在這圖板前面拍照,好像變成蝴蝶仙子一般:)

這學期捲捲修了陳建志老師開的生態旅遊課程,我們做了兩次校外教學,一次是3月20日去參訪坪林的有機茶園,最近一次是6月5日去陽明山做青斑蝶標放和八煙聚落參訪

P1160873

身為陳老師的學生,親自參與這個國際學術研究盛事,自是每年不可缺席的重要行程。

青斑蝶在台灣全島由平地至高海拔 3000 公尺山地均可見,蘭嶼及綠島也有觀察紀錄,全年皆可記錄到成蝶活動。在台灣淺山之熱帶雨林中常出現青斑蝶類群聚大發生的活動現象,種類包括青斑蝶、小青斑蝶、姬小紋青斑蝶、小紋青斑蝶、淡小紋青斑蝶、琉球青斑蝶等。每年6月,台灣的青斑蝶隨西南氣流飛至日本;10月中旬後日本的青斑蝶則隨東北季風往台灣擴散。為了研究青斑蝶移動的習性,自從1997年開始,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理事長、也是台灣蝴蝶專家的陳建志(我們地生系環教所的所長啦~)開始與日本合作,進行台灣及日本兩地青斑蝶的標放及國際學術交流。身為陳老師系上的學生,親自參與這個國際學術研究盛事,自是每年不可缺席的重要行程。

繼續閱讀

廣告
0

火山學家與台灣的活火山

Photographer Kawika Singson catches fire while shooting lava in Hawaii:  www.boredpanda.com/photographer-kawika-singson-catches-fire-while-shooting-lava/

Photographer Kawika Singson catches fire while shooting lava in Hawaii:
http://www.boredpanda.com/photographer-kawika-singson-catches-fire-while-shooting-lava/

圖中是一個正在觀測夏威夷火山熔岩的地質學家...這位先生你也觀測得太專心了吧XDD 火都燒上來了還不快逃嗎?

夏威夷群島一共有十九個主要的島嶼,全部都是由火山活動所形成。目前只有夏威夷大島有火山活動(有興趣的人可以看夏威夷火山國家公園的網頁)。其中冒納羅亞火山海拔4170米,它的大噴火口直徑達5公里,常有熔岩噴出,1881年、1950年曾大噴發,是世界著名的活火山

那台灣也有活火山嗎?其實有喔~它的活動正在被台灣的地質學家嚴密的監測當中,這座活火山就是很多台北人都去郊遊踏青過的-台北的大屯火山-也就是陽明山國家公園的所在地。中研院地科所研究小組發現,大屯火山最近一次爆發是五千年前,已符合國際火山學會的「活火山」定義,並非休火山。由旺盛的溫泉活動以及火山的硫磺噴氣成分分析,可以顯示大屯火山彙的地殼深處有高溫岩漿存在。

活火山

國科會2011年與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合作建置「火山爆發預警系統」以嚴密觀測大屯火山的活動,並作為研究、教學用的平台。

不過住在台北的朋友們,雖然要有危機意識,但也不用過於擔心。除了有最頂尖的地質團隊正在嚴密監控著,火山的地熱也是能夠利用的天然資源。例如北投的硫磺谷,就是引用利用大屯火山的地熱,由台北自來水公司鑿地熱井引水注入,自然加熱後供應北投、天母地區住戶使用。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回顧一下【活動預告】地球探險家戶外考察搶先看這篇文章,或以下這段影片。

最後,雖然和火山沒有直接關係,但給大家看一個有趣的化學實驗,這是重鉻酸銨和硫氰酸汞的受熱反應,看起來就像火山爆發一樣唷!

0

不是要擋你財路,而是防災教育。

這篇報導很不錯,兩邊都有做平衡採訪,相信明眼人可以自行判斷。

今年四月八號,陽明山國家公園的「遠雄馬槽溫泉飯店開發案」,再度送件營建署,企圖闖­關。這個希望打造國家公園內第一座國際級溫泉旅館的開發計畫,多年來為何無法取得開發­許可?天下採訪團隊發現,原來此案背後,隱藏著嚴重的地質安全危機。國家公園適不適合­開發?見仁見智。但人命關天,公共安全是政府不得不堅守的最後防線!.天下雜誌最新出刊第521期完整報導:http://www.cw.com.tw/magazine/magazin….更多「放眼天下」影音回顧:http://video.cw.com.tw/cwtv/1026.html.更多天下影音請見CWTV:http://video.cw.com.tw
文字/黃兆徽 陳寧 何榮幸 高有智 攝影剪輯/孫柏峰

我了解開發方的立場,可惜做自然科學的人,著眼點要是跟開發方一樣的話,就不是科學家而是商人了。一群角度完全一樣的人在一起,只能看到一樣的世界。如果「政府找了全台灣最具權威」的地質學家是你口中的「問題」,那麼我即使站在你的立場也真的不知道-你該怎麼意識到自己該解決的問題有哪些、以及該如何解決這些問題。

我大學畢業的第一年,在地球物理探測公司待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我們通常都是承接工程方的委託調查工作,彰濱石化、核電廠考察、土石流、崩塌地、八八風災、小林村、中石化汙染區域都跑過了,多少也知道工程方的難處。這樣和工程方打交道下來,發現懂得的人還是有,可是也有人完全不願意去懂。

這真的不只跟國家公園適不適合開發有關!一旦開發下去,只要一次土石流,開發方就得不償失了。開發方說沒有能力做他基地以外的檢查,我能理解,但是老早已經有人幫你做基地以外的調查了啊!為什麼你不願意相信、不願意投入呢?是因為不懂嗎?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讓這些人了解我們不是在擋他財路而是防災避災啊!為什麼不願意站到不同的角度來看同一件事呢?如果沒有這篇報導,科學人永遠不懂商人的想法,商人也永遠不懂科學家的顧慮。

所以我才會覺得應該要做環境教育。如果我說破嘴也無法讓那些人懂得,至少我可以用最容易懂的方法,給可能願意懂的人看,在他們心中埋下求知的小苗,讓這些小苗自己決定要如何茁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