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太平洋垃圾漩渦與中途島悲劇

你知道嗎?為了追求生產堅固耐用的產品,我們大量使用石油(它本來就是千萬年都無法分解完全的生物殘渣)製造出大量的塑膠、石化製品。從長期看來,工業發展產生出耐久的新材料,確實是個劃時代的發展。以下這張圖片來自Mad Scientists,指出各種物品要經歷多少的時間才能在自然界裡面分解?

【這些東西要多久才會分解?】圖片:Mad Scientists 再生紙箱:2個月。牛奶紙盒:3個月。棉製衣物:3-5個月。可分解塑膠袋:6個月。毛襪或菸蒂:1-5年。薄塑膠袋:10-20年。馬口鐵罐:50年。汽水鋁罐:200年。寶特瓶和嬰兒尿布:450年。魚線:600年。玻璃瓶:無法預測。

【這些東西要多久才會分解?】圖片:Mad Scientists
再生紙箱:2個月。牛奶紙盒:3個月。棉製衣物:3-5個月。可分解塑膠袋:6個月。毛襪或菸蒂:1-5年。薄塑膠袋:10-20年。馬口鐵罐和免洗杯:50年。汽水鋁罐:200年。寶特瓶和嬰兒尿布:450年。魚線:600年。玻璃瓶:無法預測。

這些垃圾隨著洋流環遊著世界,成了一鍋全球性的垃圾濃湯。

你知道嗎?我們製造的垃圾在海洋裡隨著洋流漂動,已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垃圾漩渦,塑料、繩索、各種水生動物和一張漁網糾結在一起,有多少的生物就這樣被活活勒死,或者被活活撐死,因為牠們本來以為繽紛可口而吃下肚的東西,其實不是甚麼小蝦小魚,或者透明滑嫩的水母,而是塑膠垃圾的五彩碎粒或者是透明的塑膠袋…

P200909101555262527319861

塑料、繩索、各種水生動物和一張漁網糾結在一起

SEAPLEX科學家在東太平洋垃圾場捕撈到一些動物居民,其中包括蛇鼻魚(位於圖片上方)、飛魚(位於中部)和烏賊,它們的棲息地到處是塑料垃圾。

P200909101556281101810402

這些被我們嫌髒、隨手拋棄的瓶子,成了部分動物的家。你能想像自己住在垃圾屋裡嗎?

你知道嗎?太平洋中部一個無人群島,在二次世界大戰發揮過他的戰略地位之後就罕無人跡了,這個位於太平洋中央、看似怎麼樣都不會有垃圾的地方,島上有飛旋海豚、海鳥,設有野生動物保護區。那裏的海鳥常常來不及長大學飛就死去了,原因是因為吃了太多的塑膠垃圾…

如果以上這些故事讓你覺得不太舒服,我不能叫你別擔心,因為這些都是事實。這些事實不只令人傷心,更讓人憂心。地球有四分之三的面積都是海洋,既然整個海洋都遭受到了污染,也代表整個地球都籠罩在人類行為所帶來的嚴重後果之下…可是我能做的是邀請你,一起加入守護地球的行列。如果你有辦法身體力行,盡量減少或者重複使用以上提到的石化產品,尤其是食物與飲料的部分。這不只是對地球好,也是為了你的食品與環境安全。如果你更關心,也可以像我一樣多蒐集一些有關環境的訊息,告訴你的朋友們,台灣環境資訊協會會是你很方便的資訊來源。要是你想要找到更多志同道合的行動夥伴,綠色和平是一個獨立的全球性環保組織,致力於以實際行動推動積極的改變,保護地球環境與世界和平。他們的主要工作目標是守護海洋污染防治食品安全與農業守護森林、以及氣候變遷及能源等。

延伸閱讀: 繼續閱讀

廣告
0

不是要擋你財路,而是防災教育。

這篇報導很不錯,兩邊都有做平衡採訪,相信明眼人可以自行判斷。

今年四月八號,陽明山國家公園的「遠雄馬槽溫泉飯店開發案」,再度送件營建署,企圖闖­關。這個希望打造國家公園內第一座國際級溫泉旅館的開發計畫,多年來為何無法取得開發­許可?天下採訪團隊發現,原來此案背後,隱藏著嚴重的地質安全危機。國家公園適不適合­開發?見仁見智。但人命關天,公共安全是政府不得不堅守的最後防線!.天下雜誌最新出刊第521期完整報導:http://www.cw.com.tw/magazine/magazin….更多「放眼天下」影音回顧:http://video.cw.com.tw/cwtv/1026.html.更多天下影音請見CWTV:http://video.cw.com.tw
文字/黃兆徽 陳寧 何榮幸 高有智 攝影剪輯/孫柏峰

我了解開發方的立場,可惜做自然科學的人,著眼點要是跟開發方一樣的話,就不是科學家而是商人了。一群角度完全一樣的人在一起,只能看到一樣的世界。如果「政府找了全台灣最具權威」的地質學家是你口中的「問題」,那麼我即使站在你的立場也真的不知道-你該怎麼意識到自己該解決的問題有哪些、以及該如何解決這些問題。

我大學畢業的第一年,在地球物理探測公司待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我們通常都是承接工程方的委託調查工作,彰濱石化、核電廠考察、土石流、崩塌地、八八風災、小林村、中石化汙染區域都跑過了,多少也知道工程方的難處。這樣和工程方打交道下來,發現懂得的人還是有,可是也有人完全不願意去懂。

這真的不只跟國家公園適不適合開發有關!一旦開發下去,只要一次土石流,開發方就得不償失了。開發方說沒有能力做他基地以外的檢查,我能理解,但是老早已經有人幫你做基地以外的調查了啊!為什麼你不願意相信、不願意投入呢?是因為不懂嗎?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讓這些人了解我們不是在擋他財路而是防災避災啊!為什麼不願意站到不同的角度來看同一件事呢?如果沒有這篇報導,科學人永遠不懂商人的想法,商人也永遠不懂科學家的顧慮。

所以我才會覺得應該要做環境教育。如果我說破嘴也無法讓那些人懂得,至少我可以用最容易懂的方法,給可能願意懂的人看,在他們心中埋下求知的小苗,讓這些小苗自己決定要如何茁壯。